2017年06月14日

朦朧霧般的柔情

記得她陽光般的笑容,記得我們在一起的種種,記得她神話般的承諾,記得……我無法忘記她帶給我的昨天,我曾以為分手後我就不會再有思念的糾纏,但我卻始終無法忘記當初的等待;我曾以為分手後我心裏就不會再有她的身影,而我卻無法抹去眼前纏繞的點點滴滴,隻是許多細節隨著歲月的流失已經緩緩的消融,最終朦朧在霧一般的柔情裏。
她在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七,後來,村子裏的人便親切地稱呼她:七妹。七妹初中時就與我同班,那時候,她並不出眾,她在我心中留下深刻印象的還是那次勞動課。那天下午,班主任王老師組織我們到學校的學農基地給蔬菜施肥,勞動的間隙,我們幾個男同學偷偷跑到七妹家的水塘邊拔高筍,王老師正欲發火,七妹卻給我們一個台階:“沒關係,高筍種了本來就是吃的嘛”。這就是七妹:一個大方,一個能原諒他人過錯的女孩。
初升高,我和七妹一起走進了南縣一中,不巧,我倆又是同班。從小就喜歡關注女生的我,漸漸地發現,七妹待人如春天般親和,如夏天般陽光,雖然長的不算美女,一句話一揮手無不透出一種青春少女內在美的氣質。盡管中學時我與她沒有說過幾句話,盡管我與她一對視就臉紅,我也沒有真正近距離地接觸過她,連她的模樣都沒有仔細看清過,不過,我老實地承認:我默默地喜歡上了她。當然,理性告訴我,我要麵對高考的獨木橋,我需要全力以赴和專心致誌,對七妹的暗戀頂多隻能算是業餘愛好。
那年高考,我考取了長沙一所理工學院,開學前,我回母校,七妹正和幾個女生在校內的池塘邊提水,她一見到我,馬上向我走來,興奮地問:“九滿,聽說你今年高考考的不錯”!雖然我心裏充滿自豪,但是,我裝著冷靜的樣子對她說:“還行”,靦腆的我,麵對她身邊那麽多的女生,早已想好安慰她的文字,此時此刻,卻難以啟齒。但她那種戀人般關心我的麵容,讓我終生難忘。因為農村中學英語教學水平低,加上我的語言能力差的,我的英語單科成績始終提不高,若不是因為英語成績拽分,那年我應能考上一所更好的大學,這也是她為我惋惜的原因。可惜那年她沒能考上大學,後來她繼續複讀……
一九八五年暑假,我回到老家,就聽說七妹上了益陽師專,終於圓了她的大學夢,我從心底替她高興,但膽怯的我,不敢獨自去向七妹表達我的喜悅,便約同學文一起去看她。那是一個月白風清的晚上,滿世界的青蛙和昆蟲都在歡唱著,都在替我們送行,都在替我打氣,七妹一見到我們,便露出了詫異和喜悅的表情,而那份陽光般的笑容來的多麽自然,來得那麽令人激動。一見朝思暮想的女生,我的臉頰開始升溫,話也多了,七妹熱情地招呼我們坐下,要去菜園裏摘幾條菜瓜來給我們解渴,我沒有同意,我怕蛇咬傷七妹。我們坐在她家的曬穀場上,沐浴在溫柔的月光下,愉快地回憶曾經朝夕相處的同學和老師們,我和文給七妹介紹了自己的大學生活和感受,此時的七妹,充滿了對大學生活的無限向往。
那晚,是我與七妹笫一次長時間的交流,我們具體談了些啥,我忘記了,我隻知道我們好談得來,七妹更是為自己寒窗苦讀終於一躍龍門而高興著。她一激動竟忘記為我們端茶倒水,當她突然醒悟過來,便趕緊問我們:“你們喝茶嗎”?文大大咧咧地說:“當然想喝啊”!我怕七妹下不了台,便起身對七妹說:“七妹,夜深了,我們該走了,你早點休息,請客時可別忘了叫我”。七妹靦腆的低下頭,桃花卻浮上了她的臉,孩子般地對我說:“九滿,你放心,我就是誰都不叫,也會請你的”!話語間流露出少女天真的羞澀。
我返回學校前,七妹來過我家一次。那天,孔學來我家串門,我倆便一起去七妹家,把她請到我家來玩,哥嫂們早就知道我和七妹間的那層特殊關係,聽說七妹到了我家,都趕過來揍熱鬧,那天晚上,我的母親也流露出平時少有的幸福。後來,同學中就開始傳出:九滿和七妹在談戀愛。我當麵從不承認,可我的心裏卻在感謝那些散布“謠言”的人!

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