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05月18日

孤獨花開,淡漠四季



孤獨是什麼?孤獨像是河流,緩緩流淌,青春是什麼?青春像是量膚訂製河流的源頭不知方向,隨勢而流。
  
   一月河水流淌而過,空氣緊密水面淒涼,岸邊的礁石堅硬皎白,樹梢清零迎著風在空中微微晃動,一切都是那麼寧靜,我一個人站在樹下,樹枝頂著蒼白的天空,一切顯得那麼沉寂,就像童年下的夢想在遠空暫放,此時的歲月顯得有些孤獨。
  
   二月節日後的一切都顯得有些久遠,就像門前的楊樹,筆直的站立在路邊,看著又是一圈的年輪與枝梢的微苞點綴,嚮往明天的彩色在黑色的眼眸下孤單而迷惘,就像第一次離家不知道何時才能回家,不知道何時才能留下。
  
   三月的春風吹過了寒風的尾巴,陽光越發的明媚,午後的陽光充滿柔和,看見了枝頭的鳥,看到了晚霞的落日,看到了木槿花開。看到了這個三月心中平淡的憂傷。
  
   四月花開,盎然的春色,風中帶著綠葉的氣息,看著樹葉的斑斕倒影,天空好像在這一月被人遺忘,顯得有些沉悶,迎著風看著風箏的早已飛滿天空,飄著!四月我總是不能安定,想迎著風行走,在風中,雨中,孤單著微笑,想起了第一次放風箏時的獨自喜悅,想起了風箏斷落時的無奈彷徨,想起了學校的那條開滿櫻花的路。
  
   五月蘇州的雨是這樣的多,雨水冰涼,落地溫熱,我穿著拖鞋在這陌生的城市尋走著,仿佛所有的事情都會被雨水打破,心情像雨落時的清涼,還是這雨後的悶熱,記得獨自一個在山塘街的屋簷下躲雨,看著青石板的古樸街巷,孤獨就是這樣在陌生的地方看著奔走的行人,還有我身後堅硬的牆。
  
   六月夜晚的風顯得這麼的無味與蕭索,似乎每個六月我都在遠離喧囂的地方,似乎像是沉浸在了一條幽暗的河流,無法掙脫,就這樣慢慢漂泊,河流中散落著記憶延缓衰老和憂傷,無法拾起,無法駐足,過後除了不斷流逝的時光,剩下的就是這個世界所感受的孤單。
  
   七月,鷹高天長,樹影也是隨著炎熱而失去,七月是漫長的,漫長的像是我在流浪,走過深夜的立交,走過迷茫交錯的孤獨,看到了內心的煎熬,看到了人的安定與歡笑,看到了自己像是自己的配角。
  
   八月總是感覺特別的短暫,就像不知是如何走過七月,讓人感覺壓抑的環境與人文帶來的煩躁,有些夜晚的迷情,有些季節交替的躊躇,只是孤獨如我依然流浪,不知道幾月才是方向,在孤獨的深處才知道人需要的是依靠。
  
   九月我成熟而童性,每年九月空氣都感覺清新,就像第一次見到你時的青春密笑,就像忘記的相見與離別,就像鏡子裏的我,是這樣的年輕與蒼老。
  
   十月的秋,秋的浪漫,秋的味道,就像秋的美好和短暫,就像秋的成長與傷感。
  
   十一月我總是莫名的悲傷,就像慢慢冷的溫度,就像慢慢穿的衣服,就像慢慢孤單的人,就像夜晚一個人吹著風的等待與去留,仿佛沒有了一絲味道,突然想回到四月的夜晚站在路邊的櫻花樹下,看著你看著我從此走過。
  
   十二月天已寒冷,蘇州的街道上像是一副漫畫,人是那麼的緩慢,天空是那麼清明,空氣是那麼的清涼,霓虹燈下依舊是寒冷,霓虹燈依舊是深冷的智能護膚機落寞,十二月的夜我一個人走在路上,下起了雪,我獨自坐在河邊的亭子上,幾個拍照的攝影師穿著大衣在雪中取景,人走了,雪還在繼續,除了徹夜明亮的河燈,除了這冰冷的夜,除了孤獨,我不知道孤獨是不是像這寒冷,像這飛雪,春來消逝。
  
   孤獨的夜,路是那樣的冷,心中的孤獨是這樣深痛。


同じカテゴリー(生活隨筆)の記事画像
清淺時光,流年絮語
踐南湖,曉春淺唱
無法掌控命運,就掌控內心
關於她世界中我看到的流年
偷咖啡的孩子
生活不會遷就任何人
同じカテゴリー(生活隨筆)の記事
 清淺時光,流年絮語 (2016-08-23 13:13)
 踐南湖,曉春淺唱 (2016-08-22 17:12)
 無法掌控命運,就掌控內心 (2016-08-19 16:17)
 關於她世界中我看到的流年 (2016-08-18 13:11)
 偷咖啡的孩子 (2016-08-04 15:47)
 生活不會遷就任何人 (2016-07-28 17:53)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